【家风故事】母亲的坚持

时间:2017年08月29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我的母亲是千千万万农村妇女中的一员,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她,虽然没有饿过肚子,但是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80年代中旬跟随父亲从山东来到新疆,后来我们姊妹三个相继出生,经过母亲三十多年夜以继日地操劳,家里的生活条件虽谈不上富裕,但也其乐融融、幸福和睦。

家住农村的我们,因受到落户时间影响,家中未享受第二轮土地承包分配政策。那时候,我们姊妹三个尚年幼,母亲只能在家照顾我们三个的生活起居,家里仅靠父亲在外打些零工维持生计,记忆当中那时候父亲还能时不时的买些罐头、零食之类的给我们姊妹三个,家里的日子还算说得过去。后来,我们姊妹三个相继入学,父亲打零工也不如先前那样顺利了,母亲开始琢磨着和父亲在村里承包一些他人的土地种植农作物维持生计。一开始,因缺乏种植经验,父母辛苦一年所挣的钱也只能勉强维持生活,至于再供我们姊妹三个读书就显得非常困难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每到新学期开始时,我们姊妹三个总是迟迟不愿到学校,因为父母总是无法及时筹到我们的学费,只能临开学时东家借西家凑,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姊妹三个基本上每学期都会是全校最晚报道的学生。借的多了,村里的一些人总免不了说些风凉话,也有一些人的确是出于好心,时常劝说我的母亲:“条件实在不允许,就不要让她们三个都上学了,她们三个都是女孩,长大以后终归是要嫁人的,学再多的知识,有再大的出息将来也是婆家的福分。” 这时候,母亲总会斩钉截铁地回击:“我们这代人就是因为书读的少,缺乏和其他人竞争的能力,我现在靠种地为生,我决不能让她们将来还靠种地为生,再苦再难我也要供他们读书,哪怕是砸锅卖铁!” 母亲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姊妹三个相继步入初中、高中,父母身上的担子更加重了,好在父母的种植技术日趋成熟,他们也更加大胆,选择在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大面积的承包土地,虽然辛苦但是收入相对较为可观。时间到了21世纪初,人们的思想日趋开放,母亲也不甘示弱,跟父亲一商量,决定种植那个时代鲜有本地人种植的经济作物——西瓜。那时候母亲常常跟我说:“种植西瓜是个技术活,从播种到收获大约三四个月的时间,中间几乎没有停歇,比起种植小麦、大豆、花芸豆等,差不多要多付出十倍甚至二十倍的精力,但是最终不管价格贵贱,肯定能保证9月份你们三个开学时按时缴纳学费……”每当到这句话,我总是会热泪盈眶,心疼母亲为了坚持她内心的想法付出了太多,唯一值得她欣慰的就是我们姊妹三个学习成绩一直都还不错,到老师的称赞、同村叔叔阿姨的夸奖她总是一笑而过,笑过之后她会很平静地对我们说:“我不指望你们三个能有多大出息,就是希望你们能多读些书,长些知识,学到的知识终归是你们自己的,知识不一定能够改变你们的命运,但一定能改变你们今后的境况,至少比我们这一代人要强得多。”

父母就这样坚持种植西瓜,自2000年开始直到2013年我们姊妹三个全部大学毕业。这期间的艰辛是很多人无法想象到的,但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因为只要家里种植西瓜,父母总是起早贪黑地忙碌着,到了七八月份西瓜收获的季节,父母更是常常忙碌到凌晨0点1点回家,凌晨四五点钟又赶往县城,赶到早市将西瓜批发出去,年头好的时候还好说,大多时候都能很快在早市上批发出去,碰到种植户比较多的年头,不但价格上不去,销路也成了大问题。记得有一年,西瓜价格最低的时候到了5分钱/公斤,但是依然很难销售,那时候母亲想了很多办法,到较为偏远的农村走家串户的吆喝,开着拖拉机行进七八十公里路到邻近县城零售,很多时候一待就是一两天。“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最终父母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那一年很多人种植西瓜都是赔钱的,但是父母不但没有赔钱,反倒多少挣到一些钱,最苦最难的日子父母也总算熬过去了。

斗转星移,时光如梭。如今,我已大学毕业7年,两个妹妹也已大学毕业4年,各自的工作也都步入正轨,不仅能够经济独立,多少也能给予父母些许回报。再回到村上,常常到村上的叔叔阿姨们对母亲说:“你现在是享福了,三个女儿都读完了大学,毕业后也都凭借自己的努力找到了不错的工作,你是真的不用再操劳喽!”每当到类似的话语,母亲总是会心的一笑,谦虚的说:“享啥福呀,她们只要自己过得好我就知足了!”母亲就是这样,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但从她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影响了我的人生,也将继续影响我的后辈。

 

(作者:布尔津县杜来提乡纪检委副书记  韩美丽)